icon
当前位置:

“Facebook 的 DNA 已经改变”,你信吗?

首先是商业模式上。因为受到接连始终的各种丑闻的冲击,以及为此做出的应答措施带来的成本增加,Facebook 今年的财务情况表示不佳。三季度财报中,Facebook 单季137.3亿美元的营收略低于剖析师预期,其中来自广告的收入依然占了濒临99%的比例。

扎克伯格表现,Facebook “当初有超过3万员工从事保险方面的工作,全年在安全方面的投入达到数十亿美元”,并且“ 开发了一些世界上最提高的系统来识别跟解决这些问题”。

作为证明“DNA”已经改变的论据,扎克伯格详细列举了这四个方面 Facebook 作出的转变。它们基本上来自两个方面,一是部署了更多人力,二是相关功能的开发和投入利用。

Facebook 在“制止人们运用它干预大选、停止传播仇恨舆论和错误信息、确保人们能主持本人的信息,以及保障 Facebook 的服务能先进人类福祉”方面,取得很大进步。“在这每一件事件上,我对咱们取得的进步觉得骄傲”。

在广告收入方面,一方面由于各类波及用户数据的丑闻导致可能用于分析的数据变少,另一方面因为 Facebook 平台正经历从信息流模式转为“故事”(stories)模式的转型期,广告收入可能会阅历阵痛期。但即便如此,Facebook 也不找到摆脱对广告收入依靠的办法,一些硬件设备尝试也只是小打小闹,真正解决方法是加速 WhatsApp 跟 Instagram 的商业化。

这世界上有两个 Facebook,一个是 Facebook,另一个是扎克伯格眼中的Facebook。

这些举措确实证实着 Facebook 在应对危机上付出的努力,但遗憾的是,这和“改变公司 DNA”好像毫无关系。它们更多是公司在资源上的从新调配,以及对外界压力的应答,甚至在所谓的3万从事保险方面的员工中,超过一半切实是内容审查工,对 Facebook 的产品本身并没什么贡献,这些调解甚至连结构调剂都算不上。

扎克伯格列举了 Facebook 从前一年取得成就的范围:

当几乎所有人都认为 Facebook 经历了公司史上最蹩脚的一年时,扎克伯格对自己的2018年给出了完全不同的总结。他在上周五发布的超长 Facebook 帖子里表示,从前一年他对 Facebook 获得的进步感到骄傲。

而且偏偏相反,从过去这一年发生的事件来看,无论是贸易模式,公司治理,还是公司文化方面,Facebook 的 DNA 不仅不改变,反而得到了牢固。

“咱们从基础上改变了我们的DNA。”扎克伯格说。

无奈解脱对广告收入的依附

原标题:“Facebook 的 DNA 已经改变”,你信吗?